推荐资讯

把唐维胜拉进来垫背唐维胜倒是没说话而我看着花姐

发布时间:2018-06-08 18:23 浏览:
随着小毛的这一声喊,就听里面的房间,传来一个慵懒的声音:
 
    “谁啊?大中午的叫什么丧,你家死人啦?”
 
    小毛说话不好听,但这人说话更难听。随着声音,就见里面的办公室里,出来一个男的。这男的二十四五岁的样子,个子不矮,身材也很魁梧,长的也很帅气。但他却给人一种懒洋洋的感觉。
 
    因为之前小毛被骂,他正一肚子火。见这男的出来,他便立刻上前,指手画脚的说着:
 
    “你他妈怎么说话呢?说谁死了?”
 
    小毛说着,用手指着这男的鼻子。按照正常,我应该拦着小毛。但我并没这么做,我就站在一旁,想看看这个花海夜总会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 
    虽然我们人多,但这男的没有丝毫的惧色。看着小毛,他伸手就把小毛的手指打到一边。同时冲着小毛叫板着:
 
    “把你的脏手拿到一边,再指老子一下,老子把你的手指掰下来!”
 
    小毛一下楞了,他没想到对方这么硬气。这一下,还给他弄的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动手吧,又不知道对方什么底细,怕给我惹麻烦。不动手吧,这么多人看着,他又觉得没面子。
 
    不过小毛的脑子转的很快,他见不知道怎么办。马上回头看着我,接着就怒气冲冲的指着对方骂道:
 
    “睁大你的狗眼看看这是谁?”
 
    这男的立刻转头看了我一眼,他依旧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,反问小毛说:
 
    “他谁啊?”
 
    这一问,小毛就显得有些得意。歪头看着这男的,他显摆着说:
 
    “我告诉你,他叫林白风,我们的大哥。从现在开始,他就是你的新老板,懂吗?”
 
    小毛这是明显的狐假虎威。他一说完,这男的看了我一眼,马上问了一句:
 
    “你就是林白风?”
 
    我微微笑着点了点头,没想到他还听过我的名字。
 
    他见我点头,忽然摇了摇头说:
 
    “没听过……”
 
    这家伙的话,让我哭笑不得。而小毛更加生气,他刚要说话。就听这男的又说了一句:
 
    “我不管什么白风黑风的,就是齐四来了,我不想搭理他,也照样不理他……”
 
    这家伙话一出口,我和燕九就忙对视了一眼。小毛他们对齐四不了解,自然就没什么体会。但我和燕九都知道。齐四是个比较专横的老板,他不允许手下对他有任何的怀疑。而像这个男的这样,大庭广众之下,就敢这么说齐四,这让我大为吃惊。
 
    见我没说话,这男的马上又说了一句:
 
    “昨天下午,张管家就给我打电话了。说来了个新老板,让我配合一下……”
 
    他这么一说,我便明白了。看来这间花海夜总会,之前就是他在负责。我正想问他几句时,他忽然话锋一转,再次吊儿郎当的说道:
 
    “不过我可告诉你们,老子我可没时间配合你们。咱们交接一下,老子就撤退,不和你们扯了……”
 
    他一口一个老子,张扬的样子,看的燕九直生气。其实之前,燕九就有些看不惯这人了。只是他也没摸透这人到底是做什么的,一直没说话。现在见他和我说话,也这么张狂。燕九就有些不高兴了,他慢慢向前挪着脚步,同时说道:
 
    “你和谁老子老子呢?你信不信,你再说一句,九爷今天就把你的牙掰下来……”
 
    见燕九都急了,小毛便以为有了帮手,他马上上前一步,伸手就要打这男的。我急忙呵斥一声:
 
    “站住,都给我边去……”
 
    小毛和燕九一听,两人倒是不动了。可这男的根本没在意,反倒冷笑的看着燕九和小毛。
 
    我点了支烟,笑看着他,直接问说:
 
    “兄弟,请问怎么称呼?”
 
    这男的直接回答说:
 
    “唐维胜……”
 
    他虽然回答我了,但他的口气却很生硬。能感觉到,他对我怀有很大的敌意。我心里暗想,是不是之前他负责这里,而我现在来了,属于取而代之,所以他才对我有这么大的敌意呢?
 
    想了下,我又问他说:
 
    “唐兄弟,这里之前是你负责?”
 
    唐维胜也点了支烟,他抽了一口,接着向半空中吐了个烟圈。他吊儿郎当的回答道:
 
    “什么负不负责,老子就是在这里帮齐四守着。像给他守墓一样……”
 
    之前唐维胜便表现出了对齐四的不满。但这句话却更不一样,这不是不满,这是诅咒了。说实话,我不了解唐维胜。但对于我来说,我绝对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去诅咒齐四。因为一旦被齐四听说,那下场可想而知。
 
    唐维胜的话,也吓了燕九一跳。不过因为燕九对齐四和张管家已经不满了,听唐维胜这么一说,他反倒笑了。看着唐维胜,燕九故意说道:
 
    “姓唐的,你背后这么骂老板,你就不怕老板知道?”
 
    唐维胜立刻冷笑一声,他没有任何顾虑的说着:
 
    “知道怎么样?弄死老子?老子不在乎,正好老子活腻了呢……”
 
    我更加奇怪,这个唐维胜最多算个看场子的。可他却对齐四没有丝毫的畏惧,反倒什么话都敢说。我对这个唐维胜,越来越好奇了。
 
    唐维胜一说完,他似乎还觉得不太过瘾。看着燕九,他挑衅的说道:
 
    “看你就像个当狗腿子的料,要不你现在给齐四打个电话,告诉他我骂他八辈祖宗呢。你让他来弄死我算了。反正平时我也看不到他,想骂他也没机会。他要是来了,我正好当面骂他……”
 
    我更加惊讶,唐维胜这么混不吝的一个人。齐四怎么可能这么容忍他,还让他在自己的手下管一个小场子。虽然这场子不怎么样,生意也不好。但最起码,这也是一份工作。
 
    我不想跟他再继续齐四的话题。我心里暗想,说不定是齐四派他来的,打探我的想法呢。想到这里,我便对唐维胜说道:
 
    “兄弟,给我介绍下花海吧!毕竟你在这时间长,我对这里还一点儿都不了解呢……”
 
    说着,我便微笑着看着他。对于这个唐维胜,我是越来越好奇。不搞清楚他的情况,我肯定是不甘心的。
 
 第二百二十七章 乱摊
 
    唐维胜依旧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。他看着我,随意的说了句:
 
    “有什么好介绍的,你自己不都看到了吗?”
 
    这小子的态度让我很不爽,但我还不能和他急。我便微笑的又问:
 
    “还是具体说说吧……”
 
    唐维胜抽了口烟,这才慢吞吞的说道:
 
    “花海一共76个包厢,25个小包,27个中包,20个大包,4个豪华包厢。不过没鸟用,除了小包和中包外,大包和,基本没什么客人……”
 
    我点了点头,唐维胜又继续说着:
 
    “现在有员工八人,包括我……”
 
    唐维胜的话,让我有些惊讶,我马上问说:
 
    “这么多包房,一共才八个员工?”
 
    话一出口,唐维胜便冷笑了下。看了我一眼,他一副少见多怪的样子说:
 
    “这我还嫌人多呢,要不是担心他们找不到工作。我估计留两三个人就足够了……”
 
    唐维胜的话,让燕九也很惊讶,他看着唐维胜,反问说:
 
    “这生意这么差?”(((
 
    唐维胜扫了燕九一眼,他懒洋洋的说着:
 
    “平时一天一两桌,有时候一桌还没有。赶到节假日,有时候能多几桌。不过没鸟用,因为来的客人,基本都是这一带的小混混。没什么钱,就喝十块钱一瓶的啤酒。果盘和小吃他们还从外面的超市买。我们包房还都免费,你算吧,能赚什么钱?”
 
    唐维胜的话,让本来充满希望的兄弟们,一下泄了气。他们来到这里,以为有了自己的场子,肯定会风风光光的赚大钱。可没想到的是,这场子惨淡的连维持经营都困难。
 
    我却并不意外,那天见齐四,我就已经猜到了,他给我的场子肯定不会好。只是没想到,会差到这种地方。
 
    燕九也是倒吸了口冷气,他又问了句:
 
    “有陪酒的小姐吗?”
 
    唐维胜呵呵一笑,马上点头说:
 
    “有啊,四个呢。平时都在夜总会住,我叫出来给你们看看……”
 
    说着,唐维胜仰着脖子,冲着楼上大喊了一句:
 
    “花姐,马上滚下来,你们的新老板来了……”
 
    随着唐维胜的这声大喊。就听楼上的走廊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:
 
    “你叫魂呢?老娘早就听到了,马上就下来……”
 
    小姐,老娘。这两个称呼放在一起,我怎么都觉得别扭。燕九也和我同样的感受,他转头看了我一眼,目光中流露着无可奈何的样子。
 
    没多一会儿,就见四个披头散发的女人,从楼上蹬蹬的小跑下来。一看这四个女人,我的心情一下跌落到了谷底。这四个女人的年龄加在一起,我估计得有一百五十岁。并且各个都很有特点,有肥胖的,有个矮的,有龅牙的,还有一个一脸红疙瘩的。
 
    这四人,应该是我去过所有夜场中,最有特点,也是最让人看不下去的四人。最让我哭笑不得的是,她们身后,还跟着两个男的。这两个男的岁数也都不小,一边下楼,还一边整理衣服。
了,我就让他们在包房住了。这事儿小唐知道的,我和他打招呼了……”
 
    这个花姐估计是怕我生气,便把唐维胜拉进来垫背。唐维胜倒是没说话,而我看着花姐,淡淡一笑说:
 
    “花姐,从现在开始,你们喜欢去哪里喝,就到哪里喝。想在什么地方睡,就在什么地方睡。明白了吗?”
 
    我话一出口,唐维胜微微楞了下。他偷偷的看了我一眼。而花姐则是一脸懵懂,看着我,她问说:
 
    “你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