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资讯

咱们不是穿越了吧我以前一直觉得三江那个夜总会都够破的了

发布时间:2018-06-08 18:22 浏览:
  老鬼点了点头,他看着我,又说道:
 
    “对,三个。一个叫方茹云,也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。另外一个,就是蓝羽。没有名分,却心甘情愿的跟着他。另外一个,叫胡敏。当初对石中宇帮助很大,后来不想拖累石中宇,她便隐姓埋名,远走他乡。这三个女人,对石中宇都很重要……”
 
    说到这里,老鬼忽然转头看着我。和平时的冷漠不太一样,他此时的目光变得凌厉。看着我,老鬼正色说道:
 
    “你就算不能让蓝羽喜欢上你,你也要利用你们关系不错这一点。让外界误以为你们两人的关系不一般,明白吗?并且这件事,传播的越广越好……”
 
    我苦笑了下,看着老鬼,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因为之前,就是因为觉得我和蓝羽不太对劲。土匪才和我对赌的。幸亏那天我赢了,如果输了,我都不知道我再见到蓝羽,土匪会怎么对我。说实话,我对土匪还是挺忌惮的。别的不说,但是那条撸你,就足以把我撕个粉碎。
 
    老鬼的话,让我脑子飞速的运转着。看了他一眼,我干脆直接问说:
 
    “师父,您和石中宇是不是有过节?”
 
    老鬼并没直接回答我的话,他反倒像是在自言自语:
 
    “有些事,早晚都是要了断的……”
 
    老鬼虽然不是直接回答的我。但他这话已经很明显了,他和石中宇之间一定有过节。但具体什么事,我并没问,因为问了,他也不会说的。
 
    但老鬼的这个要求,说实话,真的让我很为难。虽然我能做到,让外界误以为我和蓝羽有些暧昧。但在我心里,我始终把蓝羽当成姐姐。我不想去做伤害她的事。而老鬼又是我的师父,他的话我又不得不听。想了下,我干脆含含糊糊的说道:
 
    “师父,我尽力吧。不过要是做不好,您可别怪我……”
 
    见我已经这样说了,老鬼也没再多说,就默默的抽着烟。一支烟再次抽完,他把烟蒂掐灭在烟灰缸里。转头看着我,老鬼忽然又说道:
 
    “白风,还有句话我要告诉你……”
 
    看着老鬼,我马上点头说:
 
    “师父,您说……”
 
    我以为老鬼说的,还是蓝羽或者石中宇的事。谁知老鬼淡淡的说了一句:
 
    “齐四这个人,虽然有能力。但心胸过于狭窄,在他手下,想要真正的出人头地,是很困难的。还有,他行事阴狠毒辣,丝毫不顾忌情分,这些你都要记得。以后给他办事,一定要给自己留有余地。不然小心自己被人当枪,最终还要死于枪下……”
 
    老鬼之前说的蓝羽的事,其实我心里有些不太舒服。但他刚刚关于齐四的这番话,让我心里顿生感动。不管怎么样,他还是惦记着我和燕九的安危。就从这一点上来说,他其实是个称职的师父。
 
    我马上点了点头,认真的回答说:
 
    “多谢了,师父!这些话,我都记得了,以后我会多加小心的……”
 
    我的话,老鬼还算满意。看着窗外,老鬼微微叹息一声。接着,他便站了起来,慢吞吞的说着:
 
    “好了,小九也回来了。我也该走了……”
 
    老鬼一说完,外面就传来了燕九的开门声。我心里更加佩服,没想到老鬼的岁数这么大,但耳朵却是特别的好使。
 
    送老鬼出门,到了门口时,老鬼忽然又说了一句:
 
    “白风,真要是遇到什么解不开的困难,就去找我。或许我能帮上你一些什么……”
 
    看着老鬼,我郑重的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目送老鬼下楼,直到看不到他,我才转身回来。刚把门关上,燕九就在我身后,着急的催问说:
 
    “哥,老鬼师父都和你说什么了?快说给我听听……”
 
    看着燕九,我嘿嘿笑下,告诉他说:
 
    “他让我追蓝羽……”
 
    我说的明明是实话,可燕九却把嘴一撇,不满的嘟囔着:
 
    “切,又糊弄我了。你现在和老鬼一样,说起话来都是故弄玄虚……”
 
    我呵呵笑下,直接去洗手间洗漱,也没再搭理燕九。
 
    已经好久没睡懒觉了,因为没什么事,我和燕九这一觉直接睡到了中午。等我爬起来时,燕九也迷迷糊糊的起来了。他揉着惺忪的睡眼,哈欠连天的看着我说:
 
    “哥,咱们今天去不去东城啊?要是不去,我可要再来一觉了……”
 
    一提东城,我一下精神了。急忙跳下床,同时说道:
 
    “去,怎么不去!快点收拾,一会儿给小毛打电话,兄弟们一起去。从今天开始,咱们就有自己的根据地了……”
 
    听我这么一说,燕九马上去收拾了。一切都弄好后,我俩下楼简单吃了点饭。便给秃子和小毛打了电话,众人聚齐后,我们一行人开车直接去了东城。
 
    江春的顺口溜都说“东城穷,西城富”,但实际上,以前的东城并不穷。当年江春市政府所在地,就在东城。并且一些大型的工厂,也都坐落在这里。只是后来整个城市西移,一些政府和学校,都纷纷西迁,加上成立开发区,大型的工厂也都迁到了开发区。这就导致东城的经济急转直下。慢慢的衰落成现在整个样子。
 
    虽然同属江春市,但一进东城的地界,就能明显感觉到衰老和残破。开车行驶在马路上,好像回到了十年前的江春。道路两边都是一些不大的饭馆儿和商铺,无聊是门脸还是装修,都给人一种衰败的感觉。
 
    我和燕九的车在最前面,燕九一边看着道路两边,一边感慨的和我说:
 
    “哥,这地方一看就不行啊。还不如我当初在南淮火车站那一带繁华呢……”
 
    燕九说的对,我们开车进东城已经十多分钟了。连个像样的酒店和餐厅都没看到。说话间,我们已经到了齐四说的地方。这是一栋独立的三层楼。门面倒是不小,不过看着却破旧的像要倒闭了一样。
 
    把车停好后,我和燕九一下车,燕九就读着牌匾上的几个字:
 
    “花海夜总会……”
 
    一读完,燕九就骂了一句:
 
    “哥,咱们不是穿越了吧?我以前一直觉得三江那个夜总会都够破的了,可看这个,我倒觉得那个夜总会简直是天堂啊……”
 
    看来大家都有这种感觉。我只能无奈的笑了下,直接朝大门走去。这大门,还是从前那种老式的对开玻璃门。
 
    虽然是中午,但夜总会里依旧有些昏暗。一进门,就是一个老式的吧台。但大厅和吧台处空无一人,我四处看了看。整纳闷这里没人,房门怎么还就这么开着时。就听小毛大喊了一句:
 
    “人呢,都死哪儿去了?你们的老板来了,怎么没人出来接驾?”
 
    小毛的声音很大,并且喊的很突然。这一嗓子,还吓了我一跳。
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