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资讯

都是廉价的啤酒首歌还没等唱完就开始扒我衣服

发布时间:2018-06-08 18:28 浏览:
“姐妹们,这个帅哥就是我的弟弟林白风。今天带大家来,就是帮我弟弟一个忙。因为他刚接手这个夜总会,人气不太旺。所以,今天就麻烦姐妹们,把你们的十八般武艺全都用出来。一定要把我弟弟的场子弄的热热闹闹的……”
 
    红姐话音一落。一个皮肤白皙,身材高挑的女孩儿便接话说:
 
    “红姐,你的意思,我倒是明白。可这场子……”
 
    说着,这女孩儿便左右看了看。有些嫌弃的继续说着:
 
    “这场子也太破了,哪有什么有钱的主,会来这种场子消费啊?”(((
 
    这女孩儿一说完,一个身材略微小胖的女孩儿便接话说:
 
    “是啊,红姐。我刚刚看了下这里的酒水单,特便宜,并且许多酒水这里都没有。就是来贵宾了,估计也消费不了几个钱的……”
 
    这些女孩儿你一言,我一语的说着。她们基本都是在抱怨着这夜总会的条件。她们的话,让我心里有些别扭。但我知道,她们说的都是实情。
 
    等这些女孩儿说完,就见红姐嫣然一笑。她丝毫不以为意,看着这些女孩儿,她慢悠悠的说道:
 
    “姐妹们刚刚的这些话,说的都有道理。不过要是你们说的这些,这场子都具备了,那还要大家来干什么?姐妹们,我今天就把话说到明处。我弟弟的这事儿大家帮我办好了,这个人情我早晚会还。并且我保证,我以后绝对不会亏待大家的……”
 
    红姐是这些人的妈咪。这些小姐,都在她手下讨生活。虽然对我这场子的条件不满,但红姐既然都这么说了,她们也不可能再说什么。
 
    红姐说着,目光再次扫过众小姐。她继续说着:
 
    “今天时间有些仓促,我弟弟也来不及宣传。为了让客人们知道,这个花海来了一批你们这么漂亮的妹子。所以,咱们得想点儿办法吧……”
 
    红姐一说完,其中一个小姐马上问说:
 
    “红姐,你们这么急,能有什么办法?总不能让我们去大街上拉客去吧?”
 
    这小姐一说完,就见红姐嘿嘿一笑,反问这小姐:
 
    “难道不行吗?”
 
    “啊?”
 
    红姐话音一落,众小姐几乎是异口同声的“啊”了一声。另外一个小姐马上问说:
 
    “红姐,这大冷天的,你让我们出去?还拉客?这不开玩笑吗?”
 
    这小姐一说完,另外的人也都七嘴八舌的说上了。红姐也不着急,等众人说的差不多了,她才笑吟吟的说着:
 
    “天冷没关系,我有办法让大家热起来……”
 
    可惜的是,红姐的话,再次遭到了众人的反对。红姐便把脸一拉,看着众人,不悦的说着:
 
    “各位,我今天叫来帮忙的。可都是我自认为的好姐妹。行,你们要是觉得做不了,可以直接告诉我。我派车送你们回盛世年华。但我丑话可说在前面,出了这个门。你们就当不认识我这个红姐。我也当做没你们这些妹妹……”
 
    红姐见之前说了一大堆,这些小姐还是叽叽喳喳的不肯听。她便有些急了,给众人下了最后通牒。
 
    见红姐真的动气了,这些小姐这才老实。其中一个察言观色能力强的小姐,立刻笑着说:
 
    “红姐,别当真。姐妹们也是说说自己的想法,您别往心里去。现在你说吧,要我们怎么做,我们去做就是……”
 
    这小姐一说完,其他小姐也都跟着附和着。
 
    终于是有了成效,红姐也不再板着脸。而是告诉众人说:
 
    “一会儿我让我弟弟把音乐打开,大家就去门口的台阶下跳舞。当然,跳的越诱惑越好。我就不信,这么多美人跳舞。连个来捧场的客人都没有?”
 
    我这才明白红姐的意思。她是想让这些小姐以跳舞的名字,在门口招揽客人。这些小姐虽然不情愿,但又不能得罪红姐。只好答应了。
 
    我让唐维胜挑了基本适合的曲目,音响搬到外面。音乐一响,这些女孩儿便伴随着音乐。开始诱惑的跳了起来。
 
    这个时间,正好是下班的高峰期。见这里跳舞,自然就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。一些本打算早点回家的男人,干脆也都不走了。就站在街旁,看着众小姐韵律的舞动着。
 
    还别说,这个办法还是很有用的。到了七点多钟,夜总会已经来了两桌客人。他们选的人,自然都是红姐带来的小姐。
 
    让我更没想到的是,到了九点时。来的七个小姐,居然都上钟了。虽然不过是十桌左右,但对花海来说,绝对是一个飞跃。
 
    众小姐忙上了,红姐自然也很高兴。她安排完之后,便坐在大堂的休息区,和我边喝茶,边聊天。
 
    好久没和红姐一起了,再次见她,就感觉特别亲。我俩说了好一会儿,忽然就见一个小姐,没好气的下楼了。看她的样子,应该是和客人生气了。
 
 第二百三十二章 反常
 
    一见这小姐下楼,红姐马上迎了上去。着急的问她说:
 
    “阿美,怎小费不给,点的都是廉价的啤酒。一首歌还没等唱完,就开始扒我衣服。你看,我这刚买的衣服,都给我撕坏了……”
 
    我听着,心里一阵懊恼。看来东城这些喜欢出来玩的客人,档次太低了。他们把这些小姐,当成了站街女。想干什么就干什么。
 
    红姐刚要说话,叫阿美的小姐眼泪已经下来了。看着红姐,她再次说道:
 
    “红姐,不是阿美不帮你照顾好客人。可我这实在也是没办法啊。我们是坐台的,但不出台。更不能在包厢就让他们为所欲为啊……”
 
    在夜总会,对坐台的,亲亲摸摸这些都不算事儿。可这上来就扒衣服,还把衣服弄坏,一点小费不给的。这在哪个夜总会都不允许。更何况,客人还都是那种没什么身份的人。
 
    阿美刚一说完,就见二楼出现吵吵闹闹的声音。我急忙抬头,就见小毛正在对着一个客人大骂着:
 
    “你他妈什么东西?敢在这里闹事儿,信不信老子给人扔楼下去?”
 
    我急忙喊住小毛,同时问说:
 
    “小毛,怎么了?”
 
    小毛站在二楼的扶手处,冲着楼下的我喊着:
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