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资讯

看她那架势似乎是想把我看穿一样我心里倒是有些忐忑

发布时间:2018-06-08 18:25 浏览:
“大哥,我的意思是,咱们可不可以复制一下三江的模式呢?我估计用三江的那套办法,咱们这生意肯定能红火起来……”
 
    小毛话音一落,我便立刻站了起来。瞪着小毛,冷冷的说道:
 
    “小毛,你想什么呢?三江的那个场子,是什么样,你比我清楚。玩药的,卖药的。卖身的,买身的。什么人都有。你别看他红火一阵,我这么和你说。就算我们不收拾三江,他早晚也会栽的。我再告诉你,我们就是宁可不做夜场了,药这个东西也绝对不能碰,听懂了吗?”
 
    我的口气很严厉。这也是小毛跟我之后,我第一次这么训他。我刚一说完,燕九就马上又对小毛说:
 
    “怎么样?我就说,你只要一提出来。大哥肯定会骂你,你还不信,这回服了吧?”
 
    小毛的脸上,露出了尴尬的神情。我倒是知道,小毛也是好意。他看着夜总会生意不好,也是跟着着急。
 
    我想了下,又说道:
 
    “小毛,记得,咱们打打杀杀,做些灰色地带的生意,这都可以。但是真要是深陷犯罪的泥潭,那这辈子就别想好了……”
 
    我说的是实话,打打杀杀出了问题,还可以用钱运作。但有些东西一旦碰了,这辈子就别想洗清。
 
    见我这么严厉,小毛马上老实的点了点头说:
 
    “哥,我懂了,以后我绝不再提这事了……”
 
    我微微点头,刚想再说几句。外面传来了敲门声,喊了声“进”。就见秃子推门进来,他一进门,立刻冲我恭敬的说了一句:
 
    “林哥,齐小姐来看你了……”
 
    我微微一愣,没想到齐小妹会找到这里来。我急忙站了起来,就听门口处,传来齐小妹妖娆的声音:
 
    “林老板,现在当老板了,都忘了我这个合伙人了?”
 
    说着,齐小妹便出现在办公室的门口。
 
 第二百二十九章 实情
 
    上次被绑架的事,虽然对齐小妹影响挺大。但经过这么多天的调养,她已经又恢复到之前那种野性、妖娆的样子了。和从前一样,齐小妹衣着依旧暴露。尤其是胸前的春光乍现,看的连恋爱都没谈过的燕九面红耳赤。
 
    一见齐小妹,我便立刻站了起来。和从前一样,我还是恭恭敬敬的打着招呼:
 
    “齐小姐,您这么快就出院了?”
 
    齐小妹撇了小毛和燕九一眼,接着便转头看着我,她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句:
 
    “不出院干什么?难道你想让我一辈子都住在医院?”
 
    我尴尬的苦笑了下。这个齐小妹,受了这么大的打击,也没改变她刁蛮任性的性格。她一说完,燕九便看着我说道:
 
    “哥,你们谈吧,我和小毛去忙了……”
 
    我点了点头,两人出了办公室。我便把齐小妹让到沙发上,在办公桌里拿出一包普通的铁观音,还没等烧水。齐小妹就皱着眉头,嫌弃的说:
 
    “白风,还是算了吧!你这茶我喝不惯……”
 
    见她嫌弃,我也没办法再说,只好把茶收起。而齐小妹环视着我的办公室,好一会儿,她才又说道:
 
    “白风,我四哥怎么给了你这么一间场子?这也太烂了吧?还有客人吗?”
 
    面对齐小妹一连串的问题,我只是淡然一笑。我并没回答她的问题,而是转说:
 
    “能有个场子,我就知足了。不管怎么说,毕竟我现在有了落脚点……”
 
    我的回答,齐小妹却并不满意。就见她做了一个不屑的表情,接着又说:
 
    “这事儿你别管了,等我回去找四哥,说什么也让他给你换间场子。哪怕是西城的,比这小点儿的都行,怎么也比这穷嗖嗖的东城强吧……”
 
    齐小妹的话,吓了我一跳。虽然我知道她是好意,但以我对齐四的了解。齐小妹要是和他说了,他一定会认为我在背后说了什么。这笔账,他还是一定会记在我头上的。
 
    想到这里,我马上说道:
 
    “齐小姐,您可千万别说。其实我明白,老板给我这个场子,他是故意锤炼我。毕竟我管理经验少,他是想让我在这里好好学习的……”
 
    我顺嘴的胡说八道,我自己听着都别扭。齐小妹歪头看着我,她又问说:
 
    “你真是这么想的?”
 
    我硬着头皮,用力的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见我这么说,齐小妹也就没再多说。她四处看了眼,忽然又问我说:
 
    “对了,白风,我刚才来的时候,看见姓唐的在大厅里。你还是快把他给开了吧,那小子太讨厌……”
 
    我微微一愣。知道齐小妹说的是唐维胜。虽然我已经接手夜总会三天了,但和唐维胜还没怎么交流过。更不知道,他和齐家有什么关联,就连齐小妹都知道他。
 
    想到这里,我便问齐小妹说:
 
    “齐小姐,唐维胜和我们老板是什么关系?”
 
    我这一问,齐小妹倒是摇了摇头,看着我说:
 
    “谁知道他们那些乱糟糟的事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我只知道,他总在背后骂我四哥……”
 
    我又是一愣。看来这个唐维胜并不是齐四派在这里监督我的,他和齐四是真有矛盾。看着齐小妹,我试探的问说:
 
    “老板知道吗?”
 
    齐小妹点头:
 
    “当然知道了,不过四哥并没说什么。具体怎么回事,我就不了解了……”
 
    我更加好奇,看来想知道这件事,只能从唐维胜身上下手了。
 
    和齐小妹闲聊了几句,齐小妹又问我说:
 
    “白风,那天你带着一条狗去救的我。我想知道,那条狗是谁的?”
 
    齐小妹说这话时,眼睛始终盯着我。看她那架势,似乎是想把我看穿一样。我心里倒是有些忐忑,我不可能说是土匪的。如果说是朋友的,以后他们要知道撸你是土匪的爱狗,那就说明我和土匪是朋友了。想来想去,我决定敷衍过去。
 
    “和别人打赌赢的,不过只赢了三天……”
 
    我这么说,就算齐小妹知道真相,也至少说明我没隐瞒。
 
    我话音一落,就,齐小妹不可能这么没完没了的问下去。看来她是知道了些什么。想到这里,我干脆直说了:
 
    “是和土匪打赌赢的,那狗是他的……”
 
    说着,我便把那天的来龙去脉,简单的讲了下。不过我特意没提蓝羽。等我讲完后,齐小妹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,看着我,她又说道:
 
    “算你识相,和我说了实话。我告诉你,我早就知道那狗是土匪的……”
 
    我心里长出了口气。幸亏没再继续瞒下去,不然这事的走向还真不好说。但在齐小妹面前,我还是装作一副没事的样子。反问她说:
 
    “齐小姐,你怎么知道那狗是我从土匪那里借来的?”
 
    “你猜?”
 
    齐小妹故弄玄虚的看着我问。
 
    我心里一惊,看来是有人知道这件事了。不然齐小妹不可能知道。我想了下,试探的问:
 
    “是张管家?”
 
    齐小妹摇头。我心里更加忐忑,再次问说:
 
相关阅读